卡片_卡片机

【业渚】库姆堡的文具店

*灵感来源于学校附近的哪家小店,今天也依旧快被老板娘和老板闪死了【。】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虽然晚了还是祝业生日快乐>3<
*以及虽然没什么关系但还是祝毛爷爷生日快乐>3<
*年轻人别老想着狂欢夜,今天可是毛爷爷生日呢(○` 3′○)
*终于爆肝完毕,可以去睡觉了,感谢阅读,ooc有,不喜勿看,么么哒

NO.0
那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小店。

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圣诞节的与原因,暖黄色的灯光、让人舒缓的钢琴曲,随处可见地店主请手写的小提示,再加上充满节日气氛的圣诞装饰物,就连商品似乎都透着一股温馨的感觉。

这是一家开在英国库姆堡的文具店。

NO.1
“要吃点么?还有热牛奶。”在专注于作画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面包这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大概在原地呆了两三秒左右我才放下手中的画笔和调色盘,又将双手在7围裙上大力蹭了两下,企图把手上的颜料给磨蹭掉之后才有些不知所措地接过这家店的店主的面包和热牛奶,“谢谢。”

瞧着我这幅有些慌张的样子,店主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冲我笑了笑,似乎是表示我不需要那么紧张,接着他将视线移到我的画上面,认真的审视着我的作品。而这个时候我也还开始认真的打量起这位店主,这家店的店主,有些出奇的好看。
他带有极具温和的亚洲人面孔,身高也不高,蓝发蓝眸简直配极了他温柔的性格。如果不是哪头短发和较为清朗的声音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一名女孩,可如今离近了看店主和女孩子的面容比起来还是有区别的,大概...是属于男生的那种...英气.......?

我抿了抿端在手中的热牛奶,又咬了口面包,啊!在长时间作画未进食的情况下这简直是一剂良药。

啊!这家店的老板真是个好人啊!嘛.......毕竟没有哪个老板在听到“请让我在你店里作画。”这句话之后还会用手挠挠后脑勺带点害羞地答应的吧...
也许是因为同样是亚洲人的缘故?对了,刚进店的时候听见有个小女孩叫他“Nagisa”...Nagisa啊...渚么...?会不会也...是日本人呢?

NO.2
“你画的真好看。”大概是过了很久,但其实也没多过久,他用他那很清澈的声音这样说道。
“啊...”捧着牛奶的我愣了愣,转头盯着眼前这幅画大致有两三秒的时间,然后又将目光放在杯子上,手指来回磨蹭在杯子的边缘,牙齿摇了摇嘴唇,再次抬头,对着店主礼貌性的笑了笑“谢谢。”

【“你画的真好看。”】
我到底是多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呢?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吧......

“不好意思,我是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没有!”看着店主满是关怀的眼神,我显得有些无措,连忙摇了摇头,“只是想到了点事情...”一边说着我一边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指了指画架上的画:“这是我的专业。”然后又将伸出去的右手收回来,继续说道:“你知道的,学艺术的嘛...总会遇到瓶颈期...”为了掩盖我的失落我将我的视线挪到了不远处的收银台上,“再加上还是在异国他乡......”

“啊,我是一名日本人。”说完之后我再次把视线移回收银台上,而这次却不是一个劲地盯着整个台子了,而是被收银台上一个木质的相框吸引了注意...嗯?相框里蓝色双马尾的那个是店主吧...那个红色头发的男孩是谁?

“啊,那看来我们很有缘呢,我的主要工作跟你很像啊…而且。”听到一口流利的日语传进耳朵里,这比刚才作画的时候面包突然出现在眼前还要让我目瞪口呆。“我也是日本人。”

NO.3
我觉得在店主的影响里我一定是一个爱发呆的女孩,毕竟我已经在同一个时段第三次对着店主发呆了。而他依旧是一脸笑意的保持着,转身从旁边抽了把椅子,并且坐到了身旁。“我叫渚,潮田渚,你呢?”

大概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缘故吧,再加上库姆堡这边的日本人胜少吧——虽然它是著名的旅游景点,而且还被誉为“最美古镇”——总之身为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自然会表现的更热情一些。

“水桥灼。”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的名字。”

NO.4
“原来渚君的主职工作是作家啊,能告诉我笔名么,说不定我还看过呢。”
“就别开我玩笑了,我的作品都不怎么出名呢,而且以前写的都比较偏灰暗向呢...哈哈。”

氛围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开始变得融洽起来,我们就像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一样,从樱花谈到库姆堡。这大概是我远离自己的祖国以来,第一次这么开心吧......
当然,期间也有小孩妇女进来买东西的,或许是因为圣诞节的原因吧,来的人不是很多,嘛,毕竟小镇上的人确实也不多,但让我吃惊的是,每个进来的人都会和渚君打招呼,甚至捞个日常。

“渚君今年份的蛋糕我给你送过来了。”当挂在门上的铃铛再次响起的时候,一位有着一头银发提着蛋糕盒的少女便来了这么一句。
“卡娅小姐!”看见这位少女之后,原本有些泛红的脸颊已经红透了,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自然他本来也就没有想藏的样子——他再次起身,只不过这一次他从收钱的人,变成了给钱的人。

“诶——哪家伙不在么?”哪名往小店内扫了一圈,当看见我的时候,目光在我的身上大致是停留了那么一两秒,在冲我笑了一下之
后,便对渚君问道。
“啊...因为有点事啦...”潮田渚从收银柜里直接拿出几张英镑和几个便士,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晚点回赶回来的。”

“今年也谢谢你了,多出来的是你的小费,不要交给父母噢。”
“那是自然。”被渚君称作卡娅的少女听到这句话之后便咯咯笑了起来,一边收起渚君给的钱一边回答道。
“都说了渚君叫我卡笛就好啦,还加个‘小姐’的变不变扭啊!”她吐了吐舌头,从店内推开门,“那我先走啦,圣诞快乐,渚君。”可刚跨出去一步,她又转过身来,一双绿色瞳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们家的蛋糕很好吃的,进镇第四家就是了。”
“我走啦,渚君记得帮我给业君带句祝福哈。”说着便只留下一阵铃铛声回荡在小店内。

NO.5
“吓着你了吗?卡娅那孩子就是这样,不过他们家蛋糕确实好吃。”潮田渚端了两杯热气腾腾的花茶走了过来,在了放一边。而我此时才注意到原本放在哪的早就喝完的牛奶的杯子早已不见踪影,大概是...渚君什么时候去结账的时候拿走的吧......
“那个时候你吃的面包就是他们家做的。”

“啊,其实没有...”说着我拿起在一边放着的花茶,暖暖地再次传入手中的这种感觉是非常惬意的,甚至会让人动“一辈子就这样多好”这种念头。不过这么喝下去我的这幅画还能完成么...
“话说,这个蛋糕...是有人过生日么?”

“啊...是我的!是我...”我能清楚的看到就在那一刹那渚君的本是一脸高兴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但过了一会,倒也没过多久,他才说:“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然而还没等我接上话,他又立马接到说,“是我的爱人 ,他今天过生日。”

潮田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用的是英文,用的是He。

NO.6
“是...照片里面的那个红发男生?”
“嗯...对。”

我不是那种有多歧视同性恋的人,也不是那种在我们国家迷着耽美向的腐女,我认为这很正常,只是因为喜欢而互相吸引而结成伴侣,这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能够感到气氛正在一点一点变得尴尬——尽管我试图将话题引到另一方面去,打破这个走向——整个小店里安静的出奇,挂在墙上的时钟走的每一秒都能听听,本来应该是将小店照得温馨的暖黄色灯光,此刻我只觉得有些刺眼。

“突然好好奇啊,渚君的爱人。”
“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渚君是个很温柔的人啊...不过从刚才卡娅小姐的表现看来,总觉得是个毒舌的人呢。”
“哈哈,水桥桑猜得倒是真准,业的确是这种恶劣的性格呢,哈哈。”

渚君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眼里则是盖不住的幸福感。慢慢地他开始说起来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第一次一起看电影;两人第一次打架;最开始的表白;第一次以恋人的身份出门约会;还有毕业的时候他的爱人陪着他把多年的长发剪掉这些等等等等。
说这些的时候,渚君一直都是满脸笑意,说到比较羞耻的地方还会用手挠挠后脑勺。比如说到他们打架的时候,他一脸害羞的对我,不过渚君也没有看着我,他盯着地板,说:“我也没有想到能打赢业啊...”
我也从渚君的言语中了解到他爱人的一些光辉事迹以及那顽劣的性格,但不得不承认,那位潮田渚的爱人,名叫赤羽业的男子,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才。

“虽然业性格确实很恶劣,而且现在也没改掉。但是...”他这样说道,“我知道的,业是一个温柔的人。”

NO.7
时针指向七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应该回去了,此时外面的天空早已变黑,这在英国的冬天算是常态,虽然我还是不习惯冬天一到4点就天黑的这件事。
我停下笔,看了看我今天耗费了一天完成的作品......
“不好意思,今天真是打扰了,我想我应该会宾馆了。”我站起身,向渚君鞠了个躬,并将已经收拾好了的作画工具背在背上。

“嗯...水桥桑真的不一起吃饭么?待会业就回来了。”
“啊,真的不用了!”我连忙摆了摆手,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明明和自己同一种族的男生,总感觉拒绝是一种失礼。“圣诞节渚君不应该和...赤羽先生两个一起庆祝生日么?”

“唔...话是这么说啦,要不我送你吧!毕竟这么黑的天你一个女孩子我有点不放心。”
“没事的!没事的!”我紧了紧身上的作画工具,咬了咬嘴唇,说道:“我的宾馆离这里很近,而且库姆堡的犯罪率也没有那么高,今天又是圣诞节......”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再说些什么,都就是一股脑的说了。如果要是说句实话,我还是挺希望眼前这个男孩子能够送一下我的,但是往心里说了去了,万一这途中那位赤羽业回来了......呢?

老师一直说我的作品中缺点东西,从我刚入学的时候开始,当然他不直是在说我,他是在说他的大部分学生,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我。我们的老师,不是全学院最严的老师,也不是最会刁难人的老师,但确确实实的,是在他手中很难拿到学分的老师。
缺点什么东西呢...?我不明白。本以为到拼尽全力考到这所名牌艺术大学后,生活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没有家人的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自由自在的创作。可没想到了英国之后处处碰壁,尤其是在自己最擅长的专业领域上面。
不过,我现在,大概是明白了吧...

“况且啊,渚君...我还打算去吃一下卡娅小姐他们家店的蛋糕呢。”我笑了下,我觉得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笑过了,也许是,解答完了自己的疑惑了吧。

乌云散去,心自明朗。

NO.8
“这幅画,就送给渚君了。”不论是作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人,还是从某方面来说为了感激,出门前我再次鞠了一躬,并将今天的成果送给了这家让我感到无比温暖地店的店主。
“诶,可以么?”
“当然。”

“那么,我就先告...”
然而话还没完全讲完,就听见外面的有一声大喊,直接打断了我最后的字。
那是一个非常明亮的声音,他喊。

“渚君!”

NO.9
赤羽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是直径跑到渚君的跟前,一把抱住。
他说...

——“我好想你,渚君。”

NO.10
他们抱在一起了很久,是多久呢?大概在我退出小店的时候,两人还是抱在一起的。

啊啊——
看来,跑库姆堡休息的这一趟,还真是有意义的呢。

NO.11
这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小店。

暖黄色的灯光、让人舒缓的钢琴曲,随处可见地店主请手写的小提示,再加上充满节日气氛的圣诞装饰物,就连商品似乎都透着一股温馨的感觉。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温柔的老板和他的爱人。

这是一家开在英国库姆堡的文具店。


——fin——

评论(23)
热度(49)
© 卡片_卡片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