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_卡片机

【秀樱】Letter片段4_中村莉樱(上

Letter片段4_中村莉樱(上

 

*ooc注意,私设有,部分解释将出现在下篇,不能接受的请点右上角的×

*依旧是片段,并不是正文,请注意。

*此次片段主秀樱,微业渚,单恋指向大致为:学秀→莉樱→渚→←业

*感谢阅读,这几天尽量更完下篇

前篇:letter_片段1

          Letter_片段2

          Letter_片段3

 

 

中村莉樱第一次了解潮田渚这个人是从自己老爸口里听到的,从那个将要与一个叫作潮田广海的阿姨结婚的父亲口中。

那个时候中村莉樱六岁,潮田渚七岁。

 

小孩子的脑袋瓜里总会蹦出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况且那个时候的小中村还被告知不久的将来她和爸爸就要和新妈妈生活在一起了,当然还有那位叫潮田渚的新哥哥。所以当时的中村莉樱就在想,要是那个哥哥很顽皮或者是敢欺负她或者她爸爸的话,她就替爸爸收拾他;要是那位哥哥爬树捉蚯蚓不带她的话,她就小小的恶作剧一下。总之她必须明确的表达清楚,她,才是家里的老大!

 

 

 

 

“嗯…嗯……?”

中村莉樱是被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弄醒的,那东西软软呼呼地又带点温度,即便是在睡梦中也能感觉到那玩意钻进你怀里特舒服这事。可问题是那玩意特不安分,比方说刚刚你还感觉她在你左脸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蹭,没一会儿就跑到脖颈上,还一个劲的往身上又蹭又钻。

 

“你醒了啊。”                                                                                             

“嗯……”

 

中村莉樱还是有点犯懵的,朦朦胧胧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嗯……也许是昨晚喝了点酒的缘故吧......

她扶住后颈,直起腰向后弯了弯,其实她平时都是不喝酒的,昨晚是真的有些闹心,就来了点,可没想到喝完酒后后劲会这么大!现在身体是感觉有气无力的,脑袋还在微微作痛。看来以后不能在喝酒了……

 

中村莉樱伸出一只手在床上摸索着,可能是想把刚刚那个弄得她睡不着的那个毛绒绒的东西捞过来揣在怀里,然后倒回去继续睡觉。可她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眯成一小条缝,脑子还没缓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嘛,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大概在床上摸索了俩三下的样子,中村莉樱觉得她摸到那个软乎乎的玩意了,可又不像,因为她感觉吵醒她的那东西似乎没这么小,这感觉…怎么像尾巴?中村莉樱想确认下,于是又伸出手,可刚才那小玩意却不在原地了,她半眯着眼,四下瞅了瞅,隐隐约约的好像看见有个什么白色的团子从床上蹦到了一个站在她床前的那人的怀里。

噢,应该是刚刚说话的那人吧……啧,声音听着怎么那么…熟悉……

猛然地、就那么一下,中村莉樱就清新了,眼睛“duang”的一下睁得老大,一脸震惊的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嗯…?这…这里…好像不是我…家!!

 

中村莉樱此时就像一个被压到底又突然被人松开了手的弹簧一样,“蹬”的一下就从床上蹦起来了,然后毫无疑问的,非常稳定的,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了地板上。

“嘶…痛痛痛…”中村莉樱咧着嘴,从尾骨向上蔓延的疼痛使得中村莉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她一手扶着腰,一手揉着脑袋,以一个比较勉强地方式的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这下好,都不用醒酒茶了,彻底醒了。

“噗!”

“浅野学秀!你特么的要笑就笑,别给老娘憋着!”

“呵,中村莉樱,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马戏团新上任的小丑么?”

老娘要是知道…老娘要是知道了还会被你嘲笑?!

“浅野学…学…”

 

 

欸?

浅野学秀……

浅野…………..

浅……野…...

……………………

浅野学秀!?!?

 

 

中村莉樱呆了,她觉得信息量来得有些太猛太快而且多得难以消化!!!

我为什么没在自己家??!

为什么浅野在这!!?

为什么我身上的衣服被换了?!?

满肚子疑问的中村莉樱,猛地就是一抬头,满脸疑问有带点怒气的看向站在她面前的人…还有他怀里的波斯猫。

 

“我!”

“昨晚是你发酒疯吵着闹着死命不回家。”

 

“你…”

“这是我家,我房间。”

 

“衣!”

“衣服是我家保洁阿姨换的。”

 

“那…”

“不仅一直在发酒疯,还吐了我一身。”

 

……

……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就凝固的,本来气势汹汹的

“咳…噢呵呵…sorry…呵呵呵……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

 

 

 

 

中村莉樱做了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梦,梦见好多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比如梦到了参加全国幼儿数学竞赛然后获奖的时候;比如梦到了母亲说着对不起却转身离开的时候;再比如梦见了明明自己是个医生的父亲因为过于沉迷于自己的研究而晕倒在自己医院的时候;还有,还有第一次见到渚的时候。

 

 

刚刚放学回到家的中村莉樱,一进屋就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一个男孩一个女人。然后中村莉樱便扯扯了自己的小脸蛋,脚丫子一步一步往沙发边上挪,同时还纠结着自己应该怎么样去面对这两位新的家人。

牙白,我应该怎么称呼人啊…呃,要不要先去厨房泡杯茶?啧,这种时候老爸那家伙去哪了?

 

其实并不是中村莉樱不希望与新的家人生活在一起什么的,相反她很期待。

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她跟父亲了,她不怪母亲,她知道是沉迷于医学研究父亲的原因,她也不怪父亲,毕竟那是他一辈子的理想。所以当她知道加将会有一个新妈妈甚至还有个哥哥和她一起住的时候,她真的非常非常的高兴。只是在那个小小的年纪对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这类事却往往显得很生疏。

 

而就是在这时,潮田渚敏锐地感觉到了身后的视线,他将身子一转,然后就看到了往他这个方向走过来,又因为他的转身而矗在大厅一动也不动的中村莉樱。自然而然的,这两个小孩的视线也就这样对上了。

那个时刻,中村莉樱觉得自己仿佛见到了天使。

 

虽然说确实有些夸张,但中村莉樱就是这么觉得的。七岁的潮田渚,带着孩子的稚气,可并不像平常的男孩子那样,一股淘气写在脸,也不像书呆子那感觉,总有种说不出的烦。

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肤色似乎比平常人的更白一点,蓝色的长发有些松散的落到了肩上,他的个头不是很高,大概和中村莉樱一个高度,他的身体也没有多强壮,但也不属于娇小。对了!还有他的眼睛!蓝蓝的!亮晶晶的!超漂亮!

 

而正当中村莉樱在感叹地时候,潮田渚似乎想到了什么,眨了眨那双超漂亮的眼睛,朝着中村莉樱笑了一笑,然后说:“你就是莉樱妹妹吧,以后请多指教。”

 

 

啊!原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人啊!

 

 

是啊,世界上真的就有这么美好的人,而这个人,就在她的身边!

所以,从小到大,中村莉樱一直都天真以为,这份美好会一直一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可惜,这么美好的人,却不属于她,不属于她中村莉樱。

他被另一个人抢走了,被一个叫做赤羽业的人。

 

TBC.

评论
热度(4)
© 卡片_卡片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