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_卡片机

【业渚】半身(算是脑洞?

#这是一个自攻自受的故事


BGM请戳☞一半之歌





“我?...但也不是我...?”潮田渚认为身处在一片漆黑中居然还能平下心问问题的自己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嗯。

也许是莫名的感到很安心?虽然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啊......通俗点来说就是所谓的人格分裂。”盘腿坐在潮田渚前面的红发少年挠了挠头,看似有些不耐烦的回答到。“但也不是平常说得那种...”

那名红发少年小声的“啧”了一声,接着一手按压在地上稍稍一用力便把自己给撑了起来。起身后矗在潮田渚的对面俯视地打量了几眼后,才开口道:“简单来讲,我是你的半身,潮田渚。”

“诶...?”当听到对面这个应该跟他一样大然而却比他高一个头的少年这么说时,潮田渚表示自己更搞不清楚现在状况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而且还是一片漆黑地方,然后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发现对面坐着另外跟你差不多大的少年,本来还打算和少年搭搭话问个情况,或者处个伴——毕竟在这种类似于异次元的空间中有个伴至少也不会孤单寂寞什么的——结果对面这名赤发少年开口就是。


“我是就是你。”
“我是你的第二人格。”
“我是你的半身。”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对面的少年要是说,我们被卷入异次元异空间什么的,潮田渚还是能够勉勉强强信一下的,当然要是对面的人说还要去拯救异世界才能回来暧昧的,潮田渚也是会乖乖跟着这位少年如同漫画中的主角一样打怪升级顺便过过英雄瘾。然而...潮田渚抬着头看着眼前这位身高175,身材可以称得上是这个年龄阶段良好的那种类型,甚至还有一头十分夺目的红头发...要相信这个人就是我!?这开什么国际大玩笑?!


看着对面蓝发人眉头紧皱思考的样子,红发少年只觉得有点搞笑,或者说,有点可爱...?

“半身,通俗一点来说就是指另一人格,不过也不全是。虽然两者皆是由原/初人格为主,而且都是由原/初人格衍生而来,但也只能说‘人格分裂’是‘半身’,而‘半身’并不是能说是‘人格分裂’。”说到这里少年顿了顿,扁了扁嘴巴咳了一声,接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随后转头去看对面的人,结果只瞧见潮田渚那一脸“我还是没搞懂你到底在说什么”的表情。


“啊...”少年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点略微的不满,他再次一屁股坐了下来,低着头盯着地面差不多有一两秒间隔后,又再次把头抬起来对着潮田渚说:“我这么说吧,‘半身’是每个人都可能拥有的,而且每个人的激发率都是一样的,大约是15%的概率。所以能够成为‘半身’的机率是非常小的,不过即使非常小,还是有人做到了...嗯,在100个人中大概有5个人左右吧,也就是说,一座城市、学校、大街小巷有5%的人都跟你我一样。”


“而一般会拥有‘人格分裂’的人,都是由于精神压力大或者那种比较敏感、自负、自卑、多疑的人才会有,且被认是一种精神变态现象,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又称解离性同一性障碍。简单来讲就是一种心理疾病。你认为你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吗?”

虽然那些杂七杂八的专业术语潮田渚是一个有人没听懂,但最后那句话潮田渚倒是听得真真切切,连忙摇头否定。而那名少年看着潮田渚使劲地摇了摇头,少年这才满意的笑了,接着道:“而‘半身’就不一样。”


“首先,‘半身’与‘人格分裂’虽然主人格和亚人格都是完全不同性格,但‘人格分裂’的亚人格是随机的,也就是任其发展的,但‘半身’不同。半身的亚人格是主人格的理想型,也就是说,我是你的理想型,渚君。”

“嘛...虽说是理想,但主人格和亚人格的喜好却是截然相反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讨厌吃肉,而我非常喜欢,你喜欢青菜,而我却巴不得看不见它们,也就是所谓的...互补?”

“其二...”少年伸出左手捏了捏有些酸痛的后颈,接着手指点了点地面,适宜他对面的那个人坐下来。“其二,‘人格分裂’是可以拥有多重的,但‘半身’不行。”

“第三,大部分‘人格分裂’的人几乎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亚人格的存在,并且亚人格是可以夺取身体的主导权的。但是‘半身’....”这回的停顿到不像是歇口气那么简单,红发少年大约犹豫了半响后才缓缓开口,“绝对会知道自己是拥有第二人格的存在,然后身体的主导权是绝对地掌握在主人格那边。”



“一体同生,乃为半身。我即是你,但也不是你。懂了么?”



懂了才会有鬼吧!?所以为什么我会触发那15%的概率啊!而且说你是我的理想型什么的...这么想着,潮田渚便偷偷瞄了几眼眼前的这个少年,“那个...大致是了解了...”

话说头发为什么是红色?难道是因为昨天看的那本关于魔王漫画的原因?身高应该有175的样子吧,我以后也会长这么高吗?


“呐...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问。”
“你...呃...如果说当你控制了身体的时候...诶多,那个...会变身吗?”
“......”
“......”


“你是经常看英雄漫画还是魔法漫画...”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虽说我是你的理想型,但人格毕竟还是人格,身体是不会有变化的。”接着手指又指了指漆黑黑一片的四周。

“现在在你面前出现的样子也全部都是你理想的一种形态。那么问题来了。”那名少年再次站了起来,双手插着要腰抬头望着天——虽说天空也是一片漆黑——看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头
盯着潮田渚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会以非你身体模样出现,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眼前,为什么我们两个会同时出现...潮田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在少年两只眼睛盯着总感觉背后有些发麻,况且对方还是用那种相当严肃的感表情......于是在这样的注视下潮田渚选择了起身,眼神故意飘了飘四周后才敢将视线对上对面那位红发青年,然后带有些犹豫的答到:“梦境什么的...?”


“看来智商还算可以。”少年略带赞同的点了下头,虽然潮田渚很想与少年稍微争辩一下关于“智商”这一点,但还没有开口就已经楞在了了原地。怎么了?那名少年笑了一下,但那份笑意中却并不包含藐视或者不屑的感觉,反而有种......温柔。


这个人...我?


“确实,梦境这种东西的本身本来由人的潜意识来创造的。”少年再次抬头看着一片黑暗的天,“看来时间要到了。


这回少年并没有摆出之前的“不耐烦”或者“严肃”的种种表情,说是笑容也并没有之前那瞬间的亲切温柔的感觉,似乎有种玩味?“以后多指教啦,渚君。”


“啊!呃...”潮田渚突然意识到还未知道对方的名字,“以后请多指教”的话语,愣是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我本来就你,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对面的人反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潮田渚的反应仿佛还有些乐。“不用太纠结。”

本应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突然闪出一道光芒,但让潮田渚惊讶的并不是这道光,而是自己居然没有眯眼这一事实。


“看来时间已经到了。”少年刚说完这句话那到光芒变照耀到了潮田渚的身上,随后潮田渚的身体便开始缓缓往上升了起来!

“那么今后请多多指教,Ka...”潮田渚看着逐渐缩小的少年的身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接着用着自己这辈子大概永远不会喊出的音量大声的对着少年喊着“Akabane Karma!”


站在地上仰视着潮田渚的红发少年先是一愣,然后低下头笑了一声:“赤羽业...吗?”

还不错。


“呐!渚君。以后记得多锻炼,不然我会很困扰的。”












12月25号,圣诞节,正午时十二点。
这一天,这一个时间,一名将近昏迷了一年的15岁蓝发少年重症病房醒了过来。




————FIN————



以下是摘抄百度关于半身的说法:

按圣经裏的说法,任何人包括血族,都是不完整的,所以要找到自己另外一半的身和灵魂。
半身也指 双胞胎,双方分别是对方的半身。
也有情侣指对方是自己的半身。


感觉这个标题实在忒带感(๑•̀ㅂ•́)و✧,所以我真的不是出于私心想看两个人格谈恋爱【。】


如果有闲情就码吧,毕竟文章中还有些细节需要补充说明什么的,而且脑内还有很多的私设什么的,当然前提是懒癌不缠着我【。】


#已经停不下来了系列

#我是不是没救了?

评论(19)
热度(29)
© 卡片_卡片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