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_卡片机

【业渚】Letter_片段3


人生,有着许许多多的事物让我们来思考。

我为什么活着?
我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我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么,潮田同学,你来回答刚才这个问题。”坐在窗边的蓝发青年在听到自己名字后微微一颤,游走地思绪与偏离黑板地视线被此刻站在讲台上老师的声音强制给拉了回来。
“嗯...那个...”潮田渚捧着书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支支吾吾的,尤其这个时候全班的目光又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感觉就像有团火焰,火辣辣的,即便窗外的风“呼呼”地打在脸上,也赶不走那份热量,十分尴尬。“...对不起,雪村老师...”

“潮田同学,你本来就已经落下一年多的课程,你...”在课堂上公然地去斥责一名学生终究是不符合雪村亚久里的性格,她示意的摆了摆手“你先坐下吧,别再走神了。”
“是...”潮田渚应答的声音小小地,湖蓝色的双眼死死地锁在自己的桌面上,但这并不是因为刚刚的窘迫所制,而是潮田渚对于自己老是发呆这种事,自己是真的...控制不住。

潮田渚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甚至去解答一些无意义的问题,我为什么会被生下来?如果生下来那个不是我,又或许我没有被生下来,哪有会怎么样?他的脑子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冒出这些问题,在医院、在家、在学校。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通常是已经呆在原地走神了将近一两个小时的样子,这是为什么呢?潮田渚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老在问为什么,可是却没有得出一个答案,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会是我?

“潮田渚,我想你应该非常清楚你自己的情况吧!本来你就跟不上班里学习的进度了,这个时候你上课还发呆?!每个学科的老师都跟我来反应这个问题,甚至连乌间老师和伊莉娜老师也都......”桃园源看着现在这个坐在她面前低着个头默不作声的蓝发少年,觉得莫名有些心疼,她将那些剩下准备吐出来的话又生生收回肚子里,暗自低声叹了口气后,轻轻地将手抓住潮田渚的手臂,“小渚,我想你应该不想再留一次级了吧,嗯?”
“不!”对面的蓝发少年似乎是被触碰了神经最敏感的那个点一般,猛地一下把头抬起来,但在对上老师的视线之时又把头低了下去,接着就见他那长长的头发小幅度地晃了两下,“没有,老师...”语气中似乎夹杂着一丝懊悔?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
“我不想的。”可是从喉咙发出的声音却不像在课堂上对老师道歉那样,怎么说呢?声音依旧很小,却很清,很好听。

好美的眼睛啊......好漂亮...
这是处于一名正在与学生谈话的班主任,桃园源当时内心的感叹。“啊,那好......嗯...”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盯着潮田渚看了多时的桃园源机械般地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尴尬的咬了咬了自己的下嘴唇,我居然在对学生犯花痴!

“老师!雪村老师!”
“三村同学,你这明显是道听途说所以对赤羽同学有偏见。”

打破尴尬的是一名突然冲进来的三村航辉以及他走在前面的雪村亚久里。

“你们...怎么了?”
“桃园老师,雪村老师把我安排和赤羽业坐同桌啊!”

“赤羽业......?”就跟语言表达的疑惑那样,桃园源并不知道赤羽业的这个这号人物为何会让三村航辉急成这样。

“啊,桃园老师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个赤羽业啊,就是那个啊...红色的恶魔!啊!雪村老师你干嘛?”
“所以说啊!你这明显是个人偏见!”一向温和的雪村亚久里明显面色有些恼火,“只是平时有些恶作剧你们就到处讲赤羽同学的坏话!红色的恶魔...只是因为别人有一头红发就是恶魔了?”她将手中的书“啪!”的一下放在课桌上,讲话的声音也比平常大了一倍,“三村同学,就是因为每个人口中到处传播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这种行为已经可以算作乱散播谣言侵犯别人名誉来算了好吗?”
“可是...雪村老师,他这个学期休学半个学期不就是因为打架吗?而且我还听说他还跟外面那种小混混整天混在一起!”

“听说?那好,三村同学,老师问你,你从哪里听来的?”
“...大家”三村航辉的底气讲话越来越不足,“大家都这么说...”

看着办公桌站着的两个人,桃园源无奈的摇了摇头,雪村亚久里的性格她很清楚,有些原则上的东西强扭都扭不过来,不过这个谣言也确实太过了些...赤羽业吗...?

“小渚,你先回家吧...以后别在上课发呆了。”桃园源一边说着一边拍了两下潮田渚的肩膀,然后又从旁边的书中抽出几本练习册出来,继续说道:“你暂时先不要管其他作业,先把这几本习题做了,我已经和其他老师说好了,不会的问老师,好吗?”
“嗯。”


下午五点左右的天空被逐渐染成了红黄相容的颜色,宛如步入热恋中的情侣,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放不开谁,可终究总有一个人会先离开的吧......前脚与老师谈完话的潮田渚,后脚就停留在校园大门口揪着这个事情又想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我为什么又在想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潮田渚使劲地敲了两下自己的脑门,苦笑了两声,如果接下来自己的状态还是这样的话,估计就要叫家长来了吧......

家长吗...

“喵~喵~”不远处传进耳窝的猫叫在此刻火辣的夕阳下与其形容它是天真顽皮可爱,倒不如说是在...发情。
嗯...即时是在秋季,猫也会发情吗?

“来来~嘘嘘嘘~”
诶...是有人...在逗猫?



“嘘嘘嘘~乖~”
【只是因为别人有一头红发,就是红发恶魔了?】
那是在夕阳下,被衬托地十分耀眼的赤发。

“乖~别动~”
【听说他还和外面小混混整天混在一起!】
那是一位不停用着狗尾巴草在逗着小猫,笑得非常温柔的人。

不远处的小猫似乎注意到了潮田渚投射过来的目光,突然一伸爪就是打在了赤羽业的脸上,尖利地爪子直接划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红印。

“啧,痛。”
【那个赤羽业啊!就是那个啊!】
被小猫抓伤后,少年的脸上,虽然有些狼狈,却没有任何恼怒的感觉。

【红色的恶魔!】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天,是潮田渚有生以来笑的最夸张的一次。
那天,也是他和他,故事的开端。

评论(8)
热度(25)
© 卡片_卡片机 | Powered by LOFTER